完结版小说千金娇妻宠上瘾by糖前蜜月免费阅读

编辑:极品小说 发表时间:2022-06-23 14:48
千金娇妻宠上瘾
糖前蜜月
连载中 | 言情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全文>

《千金娇妻宠上瘾》 小说介绍

千金娇妻宠上瘾(主角沈星尔晏子羡):作者文笔精湛,故事情节丰富,人物性格饱满,是一部难得的好书,值得推荐。喜欢全本资源的朋友,欢迎阅读千金娇妻宠上瘾全文。 呜呜呜呜,星尔,我失恋了,我们出去喝酒吧! 沈星尔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她看了眼,又是面试没有成功的通知。 这已经是她开始找实习工作以来第3次被拒绝了。 她抬眸,看了眼身旁哭了足足1个小时都不带停的奇女子程

《千金娇妻宠上瘾》免费试读

呜呜呜呜,星尔,我失恋了,我们出去喝酒吧!

沈星尔的手机震动了一下,她看了眼,又是面试没有成功的通知。

这已经是她开始找实习工作以来第3次被拒绝了。

她抬眸,看了眼身旁哭了足足1个小时都不带停的奇女子程静乐:被劈腿你就把该直接把渣男的腿劈断啊!为了那种男人再让自己酒精中毒一次?你觉得他配?

程静乐脸一下子垮了,她忽然蹲下来又掩面低泣:道理我都懂,可我还是很难受,我根本控制不了自己

沈星尔没有再多说什么,她轻轻倚靠在一旁的灰墙旁,耐心地陪着好友度过她情绪崩溃的时刻。

时间一点一点地流逝。

终于,哭够了的程静乐狠狠地抹干了脸上的眼泪,起身走到沈星尔的身旁:我哭好了。

不难受了?

程静乐特实诚地摇了摇头:还是难受的。

那走吧,换个地方让你继续哭。

程静乐就这样就被沈星尔忽悠去了散打馆。

她确实能正大光明地继续哭了,而且还是哇哇大哭的那种。

她是被揍哭的。

再看沈星尔,她也没有比自己好到哪里去。

上课才没多久,沈星尔都已经不知道第几次被那位年轻健硕的散打师傅给撂倒了。

你看,动作还是不够快,出手太慢,锁不住对方,所以你就只有挨打的份。

沈星尔一声疼都没有叫唤过,她认真地学习着师傅的动作:继续。

后来程静乐帮她算过了,短短一节试听课,沈星尔一共被散打师傅撂倒了14次。

刚好是人类哭起来需要动用的肌肉数量。

下课后,沈星尔筋疲力尽地躺在地上,呼吸急促,心跳如雷。

她沉默地望着天花板错综复杂的灯和工业化的管道,有种酣畅淋漓的畅快感觉。

身体的酸痛驱散了情绪怪圈。

程静乐连忙上台扶起她:你对自己也太狠了吧?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失恋的人是你呢。

散打师傅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年轻还这么能扛的小姑娘,不禁也有些心软,他问沈星尔:还好吗?

沈星尔浑不在意地冲他摆摆手。

换完衣服走出更衣室,沈星尔就直接刷卡报了他们武术馆里次数最多的课程,然后指了指程静乐道:我们俩一起用。她要是哪天偷懒没来上课,师傅您就去隔壁大学人肉她,您就问大四审计系那个刚失恋的女海王今天为啥没来挨打?

散打师傅额头三根黑线:我这是正规的武术机构好么?!来挨打是什么鬼?

woc!沈星尔!你丫站着别动,等我慢慢挪过来打死你!

从拳馆离开后,她与程静乐在十字路口道别,然后便坐了车回到家。

沈星尔的家位于玺城的西郊半山上,整座半山都是寰牧集团的产业,这里10年前被开发成了别墅区,独栋独户,独立保安,独立物业,每栋别墅的售价都在千万以上。

沈星尔家的别墅在山景最美的至高处,父亲沈牧礼为其取名为拾星苑。

网约车只能将沈星尔送至山脚。

她与门卫叔叔熟络地打了招呼,然后沿着山路拾阶而上。

苍穹沉默着,所以星辰肆无忌惮地洒满了天际。

她回到家中时10点已过,堂姐沈靖怡组织的深夜派对依然热闹着。

别墅内外都是来这里蹭吃蹭喝,寻欢作乐的陌生脸孔,他们大体完全不清楚这座拾星苑的主人究竟是谁。

沈星尔走过去关了音乐,然后唤来管家江淳:淳叔,送客。

沈靖怡见自己的客人被驱赶,气得连忙跑过来怒对着沈星尔质问道:你凭什么赶走我的客人?!

沈星尔唇角勾起嘲讽的弧度,冷冷看着她:我不仅可以赶走他们,我还可以随时赶走你。

两人正僵持不下,沈牧礼和沈御诚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沈牧礼写满了岁月往事的脸容上,此刻爬满了深深的倦意,昂贵的高定西装被他随意地拎在手上。

但见到沈星尔的时候,沈牧礼的脸上还是泛起了他最有温度的笑意。

沈星尔走过去亲昵地挽住他的手臂:爸爸。

随后,她又朝着沈牧礼身旁的沈御诚打了招呼:大伯。

沈御诚看了眼她身后一脸怒意难消的女儿沈靖怡,又环视了四周一圈:靖怡,以后周末要开party就去酒店或者是酒吧。

爸!

沈牧礼和沈星尔可没有闲情逸致看他们父女做戏,沈牧礼一边带着沈星尔上楼一边道:沈靖怡很快就会嫁出去,你就再忍忍。要不然,这个周末你与静乐一起去咱们酒店泡个温泉?

沈星尔自然不会让沈牧礼难做,她乖巧地点了点头,然后问道:那这个月零花钱能不能双倍?

沈牧礼没好气地戳了下她的脑袋:想得美。

于是周六晚上,沈星尔和程静乐一起在酒店里组织了一个温泉趴,来的人并不多,都是与沈星尔和程静乐很要好的朋友。

一群年轻人在星空泳池旁寻欢作乐,用力地享受着青春。

沈星尔坐在星光熠熠的泳池边喝着酒。

蓦然回首的那一刻,抬头看到墨色苍穹上划过一束流星。

居然有流星耶!小星星!你快看!程静乐在她身旁赞叹惊呼。

沈星尔抬起头,美丽的眼眸中似有星海荡漾,一半深邃难测,一半纯美迷离。

泳池不远处的vip厅里,有人被她那双星海般的美眸间狠狠地晃了晃神。

10月末的深秋季节,长廊外,是山腰处独有的迤逦醉人的万丈穹庐宛若星辰摇曳的美景。

潮湿而深静的空气中,烟雾无声萦绕着那一根根雕栏玉柱。一缕悦人的冷香随着那凌厉的夜风一起而来,吹拂在身上,好似阑珊清梦。

屋内,传来悠扬的钢琴乐声,沈星尔放松地靠在躺椅上,轻轻地跟着那乐曲轻轻哼唱了起来。

如能忘掉渴望

风长夜细间,一把沙哑的男人声音忽然轻轻在她的身后响起:你渴望什么?

谁?沈星尔吓了一跳,她转头望去,只见那幽暗长廊的另外一端,一点红色星火半明半灭,一个高大背光的人影正站在那里抽烟。

沈星尔起身走过去,轻轻眯眸想要看清那人的样貌,开口又轻问了一句:谁在那里?

那人未答。

等到她走到泳池另外一端的时候,地上只剩下了一小截刚刚熄灭的烟蒂

那一晚,温泉派对一直持续到凌晨1点才终于散场。

沈星尔睡了几个小时就醒了,她看了眼窗外雾蒙蒙的天色,索性起床准备再去山上泡一泡温泉。

山顶上迷雾缭绕,四周安静又空寂。

她走进更衣室正准备找个柜子放外套,结果一抬头,就偶遇了一场活色生香。

那是一个格外高大的男人,此刻背对着沈星尔。

他身上只穿着一条刚刚套上去的西裤,露出他挺拔精瘦又无比性感的上半身。

那泛着诱人光泽的冷白肌肤上,偶尔还有未擦干的水珠顺着他的背脊一路往下,渐渐没入他的长裤之中

沈星尔诧异地瞪大双眼,想说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。

此刻她完全被这眼前的男色诱惑了,她甚至还特别不争气地咽了咽口水

这这这这不是梦吧?!

这是她不花钱就能欣赏到的吗?!!

目光更是无比的诚实,在男人的身上流连忘返,毫不客气地为自己的双眼谋取着福利。

一直到一个高大的阴影朝着她笼罩下来,沈星尔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竟然被他一个壁咚,困在了他和衣柜之间。

不认识字?男女更衣室没看到?还是你根本就是故意的

还有他身上那阵浓烈又迷人荷尔蒙的气息,此刻仿佛离得她越来越近

越来越近

把沈星尔怂的,连忙闭上了双眼:我没有!我不是!我高度近视的!我什么都没看到!

「5555555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来制裁我,为什么要让我忍受这该死的男色诱惑啊啊啊啊啊!」

耳畔响起一声低低的嗤笑声,男人温热的大手忽然在沈星尔的头上狠狠地揉了揉。

等到她睁开眼睛的时候,才发现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离开了。

空空荡荡的洗手间里,一时间只剩下沈星尔久久无法平静平息的急促呼吸声。

一周后,正值宇宙集团旗下会计师事务所一年一度的招聘会。

沈星尔在投递了无数个渺无音讯的简历之后,终于在程静乐的帮助下得到了宇宙集团的面试机会。

作为玺城的龙头企业,宇宙集团是所有应届生挤破头都想要进去的大公司。

而宇宙集团旗下的会计师事务所更是国内最好的事务所。

作为一个审计专业的应届生来说,宇宙集团的职位比她自家公司的职位更适合她。

当然最重要的一点,现在还并不是她进入寰牧集团的时候。

但她却在临去面试前收到了一份匿名的快递。

一叠被精心ps过的堪称惊世骇俗的写真照,正是她前两天泡温泉的泳衣照片,还有她走错更衣室被男人壁咚的照片

不必猜,这些照片必然又是她那位亲爱的堂姐的杰作。

堂姐这对父女,为了毁掉她和沈牧礼的名声和清誉,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沈星尔看了眼照片上男人的完美身材,情不自禁地咽了下口水。

有一说一,虽然那天没看清男人的脸,就冲这身材,沈星尔竟然有些感谢沈靖怡了。

杂志上那些男明星的写真照都没他好看。

沈星尔和程静乐刚走进宇宙大厦就接到了沈牧礼的电话,她将自己的背包匆匆交到程静乐的手里,然后跑出去接了电话。

星尔,晚上是你表姐的订婚宴,你记得早点回家。

嗯,知道了。

星尔,你

沈星尔猜到沈牧礼想要说什么,她轻勾了勾唇,声线轻甜:爸爸,放心吧,我保证一定会让堂姐拥有一个刻骨铭心的订婚宴。

沈牧礼失笑,声音里满是纵容道:罢了,给他们点教训也好。万事都有你爹给你兜着!

那一边,程静乐先去前台交了自己的简历,又打开沈星尔的包包,却在里面发现两个一模一样的文件夹。

她以为是沈星尔特意多准备了一份简历,便随手拿了其中的一个文件夹,交给了秘书。

宇宙集团总裁的特助林栋今天恰好在事务所坐镇,他正一一翻阅简历,在打开沈星尔的文件夹时,一打少女的私人照片顿时映入眼帘。

那照片上的少女倒是个难得的浓颜系美女,精致又完美的容貌完全当得起倾城这两个字,只是她这衣服是不是穿得太过清凉了?!

林栋有些不敢置信地皱了皱眉:!?

他正欲将那文件夹扔进碎纸机,又瞥了眼那些照片,顿时震惊地瞪大双眼:照片里的那个男人不正是他家老板吗?

艹!现在的女孩子,为了达到目的,还有没有点底线了?!居然这般不知死活地伪造与老板的照片!

因为太过震惊,林栋直接将那张照片发给了晏子羡:

「震惊!老板,我又看到一个试图与您扯上关系的心机girl。该怎么处理?您指示!」

下一秒,晏子羡的电话就来了:她现在人呢?

林栋愣了愣,随即道:此刻正在会计师事务所。

男人起身大步流星往外走去:让她等着。

宇宙集团会计师事务所是整个玺城规模最大的专业事务所,但这也不过是晏子羡众多产业中极小的一间公司。

许多已经在事务所工作多年的人,都不曾见过晏子羡的真容。

所有,当那个高大俊朗的身形忽然出现在事务所时,所有的人都多少有些惊诧。

窗明几净的办公楼里,男人一身精致西装极致地夺人眼球。

时光在他无双尔雅的眉目间无声穿梭流转。

沈星尔坐在一众暗自激动的面试者中,只是远远看了一眼晏子羡,便低头从包中拿出文件夹,轻轻打开

?!!

为什么她的简历还在包里,那另外一份不见的文件夹

错愕,意外,惊慌。

沈星尔倏尔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
抬头的一瞬,却见晏子羡沉寂中略显冷寒的目光恰好望向她。

与那一晚的随性与不羁完全不同,今时今日的沈星尔精心装扮过。

10月末的深秋季节,她身上却只穿了一身翠青色的修身连衣裙,墨色青丝梳成了高高的马尾,露出一大截白得有些晃眼的肌肤。

五官是如远山青黛般的难得绝色,她分明如此年轻,却已然美得动魄惊心。

四周的众人都成了衬托她的背景。

望向他的前一秒,她的神色分明惊慌失措,却在看到他注视她的那一刻,又小心地藏匿了所有的情绪。

晏子羡觉得有趣,唇角微勾,在众目睽睽之下也毫不避讳,抬手,朝着沈星尔勾了勾手指:过来。

语气慵懒,仿佛他在召唤着的,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女人,而是他早已豢养许久的可心小宠物。

晏子羡并未等沈星尔完全走近,已经率先步入了事务所最尽头的总裁办公室。

沈星尔咬唇,迟疑了一会儿,便跟着他往办公室走去。

她进去的时候,已经有几个经理在向晏子羡汇报工作,毕竟大BOSS难得来一次,必须得抓紧机会刷个存在感啊。

林栋站在晏子羡身边,见到沈星尔敲门进来,态度倒是难得的有礼:沈小姐,请稍等片刻。

沈星尔点点头,人只静静地站在门口。

看似乖巧而知趣。

晏子羡双眸轻掀,目光淡淡瞥过她,人却是纹丝未动,依旧在审阅着眼前的数据和各种报告。

办公室里的空气净化器悄无声息地运转着,浅浅雾气悬浮在静谧的空气中,偶尔亦会湿湿润润地轻沾在男人的身上。

他身上的西装外套已经脱去,里面穿了一件深蓝色的细格纹衬衫,款式精致的领口上,黑色的领带微松着。袖口半挽。

午后艳阳轻洒在他背脊上,令这个气场强大的男人此刻看起来少了几分精明世故,却多了几分富家公子的贵气慵懒。

沈星尔,这一等,便是大半个小时。

若不是这个面试机会来之不易,她早就已经摔门而出了。

就在沈星尔快要等的不耐烦的时候,晏子羡终于屏退了众人。

他站起身走向她时,正巧看到沈星尔的双眼被睡意染得湿红莹润。

像不小心迷了路的漂亮精灵似的。

晏子羡抬手,修长漂亮的手指微动,松开了衬衣领口处的两粒扣子,又将领带随手取下,扔在一旁的沙发上。

他手里拿着一份文件夹,目光如炬,盯着沈星尔:来面试?用这样特别的简历?

【特别】这个词,咬字微重。

他说着,又踱着步走近她,准备翻阅起了文件。

沈星尔脸上一臊,连忙上前想要从男人的手中拿回那份阴差阳错间投错的文件。

这都是误会

男人气息强烈的胸膛反而更加凑近,无声无息间将沈星尔拥围在了他的气场周边。

沈星尔何曾遇到过这样的情景,话音被生生地堵在了嗓子口,目光慌张的望着眼前的男人。

触感极佳的衬衫袖口偶尔划过她的脖颈,肌肤相贴数秒,又迅速分开。

双眸轻动,晏子羡看了想要逃的沈星尔,艳色的薄唇轻启:抱歉。

偏偏身子根本不知道移动一下,反而一双拿着文件夹的手离她的胸口处更近了一些

沈星尔:流氓!

她这是人生第一次面试就遭遇了传说中的那什么骚扰?

她四周环视了一圈,眯了眯一双美眸,然后开口道:晏总,我渴了,有水吗?

晏子羡高冷悠然地看了她一眼,说:没有。

晏子羡也不知为何,竟能将眼前这女孩的小坏心思看得透透的,要水做什么?用来浇在我脸上?

沈星尔被他一眼看穿,觉得有些气闷,咬着唇不说话了。

一张小桃嘴,在男人面前娇艳欲滴地动着,衬着那张白皙净透的巴掌小脸,那迷人又勾人的模样。

真是惹得眼前的男人心猿意马。

晏子羡略显烦躁地扔了手里的文件,点了支烟,眯眸,隔着烟雾缭绕,痞痞地看着她:明天可以正式入职。

沈星尔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,意外是有的,喜悦自然也是难免的。

可她看着眼前的男人,眼中更多的,是警觉和警惕。

她直了直腰板,一边往门口挪,嘴上一边客气道:谢谢晏总给我这个机会,如果没什么别的事,那我

下一秒却晏子羡霸道有力地锁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晏子羡英朗的眉眼放得低低的,将她眼中深浓的怒意和抗拒一清二楚地看进眼底。

他凉薄的唇轻贴在沈星尔轮廓漂亮的耳畔,声轻如风:欲擒故纵的把戏用过一次就够了。

沈星尔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。

他什么意思?!他以为她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蓄意而为?!为了一个小小的实习生的职位故意勾引他?!

这个有妄想症的牛忙!

沈星尔心中泛起恼意,在他怀里用力的挣扎起来。

可她那点力气,在高大的男人那里,像风中盏花似地,根本不堪一击。

抬头刚狠瞪了他一眼,双唇却被男人吻住了。

眼下的这个吻,晏子羡可没有打算怜香惜玉。

狂风卷树叶似的,微带烟草味的清冽气息在沈星尔的口腔唇间霸道地攻占城池。

干干净净的甜柚滋味,从女孩的舌尖被勾舔转移至他的唇舌之间。

一向冷静自持的男人,这会儿被彻底迷了心智,一双有力地臂弯将沈星尔拥得越来越紧,像是欲要她的灵魂都彻底吸进自己的身体。

这个吻,无比地绵长。

男人处于高位太久,早已经习惯了掌控周遭的一切人与事。

哪怕只是一个吻,哪怕他热切吻着的小烈女此刻正在他怀里张牙舞爪地表达着愤怒,但只要他不愿意,便没有任何人拒绝反抗的余地。

小女孩性子再野再烈,也得要在他面前学会听话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晏子羡终于大发慈悲,暂时放过了双唇红肿充血的沈星尔。

他转身,看了眼一旁的落地玻璃,这才发现自己的脖颈处已经被女孩的指甲抓出了一道道的斑驳痕迹。

身后,沈星尔瘫坐在沙发上,头微微侧着,气喘吁吁。

心跳骤急如雷。

她从未体验过如方才那样疯狂的吻。

不狼吻!

直到现在,她依然能清晰地感觉到男人刚才清冽淡香的气息与她的交织缠绵。

他的吻深长而霸道,仿佛想要一下下戳穿她的血肉之躯,撞进她的心里去

就在她愣愣出神间,男人突然松开了她。

突如其来的凉意惊醒了正惊慌失措的人儿。

沈星尔抬头,看了眼男人立得格外笔直的背影,理智告诉她:这男人在玺城地位斐然,权势滔天,绝对不是她一个年轻女子能够轻易惹得起的。

但她亦决不能容忍这男人无缘无故的轻薄。

扬手,沈星尔毫不客气地赏给了晏子羡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晏子羡倒是没有恼,他眯眸,冷冷凝了她数秒,然后一把握住沈星尔触感软绵的手掌。

那该死的缠绵气息又强烈地袭来,沈星尔想也不想,用力地甩着手,只希望可以挣脱那只粗粝大掌的束缚。

男人眉头稍稍皱起:喜欢打人?

他一边拽着女孩用力往沙发上一甩,一边冷声通知外头的林栋:没有我的吩咐,谁都不许进来。

沈星尔感觉到男人身上渐渐散发的戾气,不停地在他身下挣扎着:晏先生,请你自重!

沈星尔咬牙切齿,目光却倔强地不愿意与晏子羡对视。

她这会儿一点都不愿意看他,尤其是他那双艳得格外妖娆的薄唇。

那上面甚至还残留着她唇膏的颜色。

晏子羡亮褐色的俊眸中隐隐有笑意浮动,说话的声音也顺带着有了几分温度:知道打了我的后果?

沈星尔不答。

她垂眸望着他的脖颈,有一种想要一口咬死他的冲动。

哑巴了?男人挑了挑眉头,气息凑近她的脖颈:还是被我亲的失语了?

沈星尔猛地抬起头,瞪着某个特别恶劣的男人,终于忍不住了:晏先生,你一直都是这样骚扰您公司里的女员工的么?!

正对面,某个风华似玉又从来都是洁身自好的男人,面对她的指控,倒是淡然冷静得很。

他稍稍松开了她一些,似笑非笑地看着沈星尔:嗯,那么,沈大小姐对我的骚扰还满意么?

难道这不正是你今天来这里面试的真正原因?

沈星尔怒火攻心,也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,一把推开晏子羡,拿起那个该死的文件夹,冲出了男人的办公室。

他得意什么得意!

嚣张什么嚣张!

外表看着人模人样的,没想到骨子里竟是这样的色批大佬!

工作没了可以继续找,她就不信整个玺城就只得他宇宙集团一家!

回去就上网查:玺城没有牛忙老板的会计师事务所!

不想错过《千金娇妻宠上瘾》更新?安装本站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立即下载
限时免费
上一篇: 千金娇妻宠上瘾全文阅读_沈星尔晏子羡小说免费试读
下一篇: 欢喜债苏娴「精彩小说」苏娴陆枭大结局阅读
千金娇妻宠上瘾
千金娇妻宠上瘾
连载中 | 言情
糖前蜜月
在线阅读
相关文章
最新小说
当影后变成五岁半糯米团子
当影后变成五岁半糯米团子
重生后夫人摊牌了
重生后夫人摊牌了
王妃只想做咸鱼
王妃只想做咸鱼
我向上够不到你
我向上够不到你
神医凰女狠角色
神医凰女狠角色
你若盛开花自来
你若盛开花自来
国师大人不为后
国师大人不为后
前夫原来深爱我
前夫原来深爱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