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是她的药喝点茶在线阅读-他是她的药全文免费阅读

编辑:极品小说 发表时间:2021-04-09 11:29
他是她的药
喝点茶
连载中 | 言情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全文>

《他是她的药》 小说介绍

喝点茶写的《他是她的药》,小说剧情精彩丰富。本书精彩章节片段: “宁辜小姐,你对治疗存在生理上的强烈抵抗。”“你极度排斥被治愈,催眠对你来说也毫无用处,我认为你有不想要忘记这段过去的可能性。”“现在任何心理上的治疗都对你没有作用,暂时只能先用药物抑制你的情绪与精神幻

《他是她的药》免费试读

“宁辜小姐,你对治疗存在生理上的强烈抵抗。”

“你极度排斥被治愈,催眠对你来说也毫无用处,我认为你有不想要忘记这段过去的可能性。”

“现在任何心理上的治疗都对你没有作用,暂时只能先用药物抑制你的情绪与精神幻觉,我们会尽快研讨出一套专门针对这种特殊情况的方案,还请少安毋躁。”

心理医生的话言犹在耳,深冬的冷风如同附骨之蛆一样穿透衣物纤维粘着在身体上的每一寸。

树上的叶子都掉光了,光秃秃的树杈齐刷刷刺向天空,宁辜的脸和天空一样地苍白。

她手上提着医生开的药,氟西汀胶囊和帕罗西汀片。这些大概能让她手臂上的伤口得到充足的时间用以愈合。

长街像是怎么走都走不尽一般,就像……就像那天一样,宁辜抬手使劲抱住自己的手臂,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了。

再怎么想,也回不去之前的。

如果可以,如果可以的话,她一定要回到那天之前,告诉他的爸爸,不要去那条街,不要去……

前面正好有个站台,宁辜走过去脱力一般地跌坐在长椅上,双手不断发抖,头疼得仿佛要炸开一般。

那些零碎的片段像潮水一样全部涌进脑子里。好多好多血,她的脸上……还有医生的话,不排除你有不肯忘记那段过去的可能性。

破碎的画面和医生的话扭曲在一起,反反复复地纠缠在她脑海里。

宁辜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处冰刀建立的房子,带着寒气的利刃不断扎进她的脑子里、身体里、心脏里。

她弯下腰,疼得受不了了。

一阵车鸣声忽然在她头顶响起,如同伸进深渊里的藤蔓,强制又霸道地拽着鲜血淋漓的她逃了出来。

车窗摇下来,一个戴着巨大墨镜的年轻男子满是笑意地对她说:“小姐,是你叫的车吗?”

声音清朗,像清泉一样,出乎意料的好听。这声音让宁辜从痛苦中醒过来,她慢慢抬起头看着他,在麻木的脑子中艰难地捕捉到一刻钟前的记忆,她恍然想起来,不久前她似乎是叫了一辆车,定位正是这个站台。

宁辜强打精神地走到车门前,打开后座坐了进去,手里的药袋子被捏得沙沙作响。

许是出于礼貌,司机师傅见宁辜上了车,伸手摘掉挡住了大半张脸的墨镜,回头笑道:“是到XX路XX大道X街XX小区吗?定位有出错吗?”

只这一眼……

只有这一眼,让下意识抬起头来的宁辜硬生生地僵在了原地。

耳机里还响着一部广播剧,最喜欢的声音近在耳边,如山巅的风,青山的雪,抢夺她的注意力,一夺就是好多年。

她竟然没有听出他的声音……

就在刚刚……

宁辜捏着手机的手指紧了又紧,掌心慢慢渗出汗来。

宁辜看着眼前这张脸,干净清秀,眉眼精致,仿佛是从她手机屏保里走出来的人,她甚至下意识地摁亮手机盯着锁屏图片和眼前人做对比了。

如出一辙的笑容,卧蚕明显的桃花眼,让他的身份昭然若揭。

“大家好,我是配音演员Tea,林安奚,这次广播剧是我和我的工作室精心为大家带来的一场听觉上的盛宴。”

广播剧的第一话自动播放了配音演员有话说的章节,耳朵里的声音和刚刚同她讲话的声音完整契合在一起,一句一句将她的情绪推上了至高的浪潮。

宁辜手心里的汗越渗越多,她呼吸急促,心脏扑通扑通仿佛要跳出嗓子眼了!

Tea……他是Tea……他是林安奚!他是她喜欢了很多年的人,她偶遇了自己喜欢的人,而刚刚自己竟然没有听出他的声音……

宁辜盯着这张对她笑得温和明亮的脸,刚刚使她疼痛的思绪竟不自觉消失殆尽。她看着近在咫尺的林安奚,嘴唇开始发抖,说不出任何话来,却奇异地鼻酸,她为什么会生出一种久违的委屈?

紧张使她无法思考和呼吸,只能呆呆地看着他,一时间身体紧绷,慌乱得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放。

而林安奚见她许久不回答自己的问题,疑惑地扬了扬眉,喉间发出一声:“嗯?”

宁辜瞬间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木了,酥麻感从脚蹿至全身,心脏也险些骤停。可她,说不出话来。

像是看出她呆滞的缘由,林安奚低声笑了一下,好看的眼睛垂了垂,复又抬头问道:“我不会运气这么好吧?你好像认识我?嗯……你是我的粉丝?”

宁辜头脑不清,这句却听清了,下意识地点了点头:“你……是林安奚?”

林安奚像是有点难以置信,又像是愉悦和释怀,回身往自己的椅背上一靠,轻松笑道:“生活处处是惊喜啊,我不参加任何线下活动,传出来的照片大概只有刚出道那会儿几张和同行的合照,这都能被认出来,看来我今天走运,遇到铁杆粉丝了?”说完又回头看着她。

宁辜喉咙发干,想完整地说些什么都很困难,只能潦草地点头。

她是很老的一批粉丝了,从林安奚还未正式出道只在日本学习开始。她从那时开始喜欢他,经历了他的失意,职业生涯里的低谷,以及后来的前程似锦。

这么看来,说是铁杆粉丝也不为过。

林安奚又笑了,露出整齐瓷白的牙齿,看表情似乎十分舒心。

车子缓缓发动,车窗外的景色像是一场大梦。

“你说,我是不是今天出门拜过锦鲤了?不然为什么运气这么好,我老粉大概不多了,居然还叫我给碰上了。”

林安奚开到一个路口,停下,将衣袖卷起来一截露出白皙的手腕,便又回头冲宁辜笑,笑眼里每一寸都蓄满星星。

宁辜捏着衣袖的手骤然用力了起来,半长的指甲陷在皮肉里,痛感勉强压抑了被这笑容蛊惑的心。

林安奚笑得优雅迷人,看着她说:“人长得帅就是这样,也是没办法是吧?你看我都那么低调了结果还是被认出来了,其实我也很无奈的。”

他还做了一个摊手的动作。

宁辜闻言心脏大力震荡,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呼吸再度急促起来,她甚至觉得自己要缺氧了。

好兴奋。

他为什么还可以这么可爱?

宁辜看着他,好像忘记了一切。

她无法再任由面前这个人侵占自己的视线,她移开了目光,看着窗外,下意识地抱了抱自己的手臂。

“那个……你……林安奚……你为什么……”

会在这里?

绿灯亮起,车子再次发动,林安奚一边注意路况一边分神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,然后不动声色将车里空调温度调高了,又从副驾驶座边取出一个袋子递给宁辜。

“是不是有点冷,看你穿得有点少。这是我刚买的奶茶,你抱着暖暖手,可能会暖和一点。”

宁辜低头看了看自己,一件白色衬衣外搭一件驼色大衣,可能因为今天要去医院的缘故,心不在焉地穿了露出脚踝的裤子都未曾察觉。

的确穿得有点少了,她总是后知后觉地觉得冷。

可是她手足无措,不知该怎么处理来自喜欢的人的好意。

林安奚却直接将奶茶塞到了她怀里,不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。

许是碰到了宁辜冰冷的手,林安奚不动声色地皱了下眉,盯着路况说:“其实你喝也可以,没关系。”

他似乎笑了一下,又添了一句:“不过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给的东西,会被拐卖,当然我的可以喝。”

他语气轻松,像在谈论天气。

宁辜抱着奶茶杯,鼓起勇气,实在忍不住地问道:“为什么你的可以喝?”

林安奚答得理所当然:“因为我不是陌生人啊。”

恰好又是红灯,林安奚回头又冲她笑,温柔明亮,勾人非常。

“难道我是陌生人吗?我不是你喜欢的人吗?”

这句话好像哪里有点怪怪的……可是宁辜再度被林安奚的笑蛊惑,大脑宕机无法思考,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究竟哪里怪,只能咬着唇胡乱地点点头。

偏偏林安奚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,对这个铁杆粉丝十分感兴趣,竟然还兴致勃勃地追问:“那是你最喜欢的人吗?还是你有更喜欢的人?”

宁辜下意识地摇头,声音都有点着急:“没有,没有更喜欢的人,我其实不追星的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所以……是最喜欢的,也是唯一喜欢的……林安奚,我真的……很喜欢你的。”

说完这句话,宁辜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,整个人都脱力到只能靠在椅背上,那阵因为紧张而产生的头皮发麻也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却是神经末梢的微疼。可是宁辜却像是松了一口气一样,好像,终于了了一桩心愿那般。

她曾经很想把这样一句话带给他。

她想告诉他:林安奚,我喜欢你,很喜欢很喜欢你。这份喜欢霸道蛮横且不讲道理,甚至来源都不可溯,可是它经久不衰,连绵不绝。虽然混在每一位喜欢你的人中,它的分量那么微不足道,但还是希望这生之微末的喜欢,能给予你一些力量。

那些她曾经藏在无数梦话、信笺中的句子和沉甸甸的情感,她曾多次想要打包寄给他。

手中的奶茶被紧紧握在掌心里,滚烫的温度烙印在皮肤上几乎灼伤生命纹路。

林安奚的笑意忽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,他就那么看着她,眼睛深得如同黑夜,极具侵略性。

下一秒,他又露出温润无害的笑容来,笑着继续开车。接上她的上一个疑问,他闲适地说:“我很荣幸。对了,你刚刚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变成司机是吧。唔,我刚回国,想来感受一下祖国繁荣昌盛的打车事业,熟悉一下祖国母亲的怀抱。”

挑一下眉,他神神秘秘地又补了一句:“而且据说这样容易瞎猫碰上死耗子遇上丘比特的箭。”

宁辜愣了一下,他又很快笑道:“虽然丘比特和月老暂时都还没眷顾我,但总归我还是幸运的,不是碰上你了吗?还不知道,小姐贵姓?”

宁辜跟不上他跳跃的思维,掐了一下掌心,尽力用疼痛来让自己镇定自若,磕巴道:“我叫宁辜,安宁的宁,辜负的辜。”

她思维迟钝,说完才反应过来林安奚好像只问了她姓甚并未提及名谁。

真的是,蠢得没救了。

林安奚却好像并不在意,唇齿间辗转几圈宁辜的名字,脸上表情温柔干净,如沐春风。

不多会儿,车子在一处小区门口停下。

林安奚问:“是这里吗?到了喔。”

他说完顿了一下:“宁辜。”

宁辜恍恍惚惚地在他的笑容里听他喊自己的名字,心脏如坐过山车一样再度活蹦乱跳起来。她的头皮又开始发麻,神经末梢疼得几乎让她眩晕。

太可怕了,原来近距离见到林安奚是这样的感觉……她觉得,她真的快要死了。

为什么,为什么那么想要流泪呢?

车里的温度舒适宜人,掌心的温暖真实滚烫。

宁辜迷迷糊糊间好像听到自己问了一句:“林安奚,我……可以邀请你……去我家坐一下吗?”

说完,宁辜就后悔了。

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来的勇气,居然让林安奚来自己家坐一坐。

坐一坐?坐一坐还喝杯茶最好还给你签个名是吗?

宁辜那一瞬满脑子都是被懊恼填满的废料。

很显然宁辜后悔已经来不及了,因为接下来林安奚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,很快便笑着说了句“荣幸之至”。

于是现在他们坐在宁辜的家里。

宁辜一个人住,房子干净整洁,但缺少人气。她坐在沙发上看着把大衣搭在玄关处然后缓步向自己走来的林安奚,内搭了一件毛衣,身材修长挺拔,干净耀眼得有点过分了。

宁辜心脏像跌进了弹簧床,一上一下停不下来,局促不安得仿佛她才是来做客的那一个。

脑子不清醒导致做的事也实在让人无法想象,宁辜还没等林安奚走到自己跟前就慌慌张张地问一句:“那个……林安奚,喝……喝酒吗?”

林安奚脚步一顿:“嗯?”

宁辜:“……”

宁辜飞快抬手捂住了脸,磕磕巴巴地说:“不、不是,我是说……喝茶吗?”

她真的想给自己一巴掌了,太丢脸了。这大概是见偶像最失败的案例了吧?

宁辜不知道为什么就有点鼻酸,她站起来走向冰箱:“我去给你拿喝的。”

偏林安奚还在后面笑,声音低沉如同大提琴的琴音,宁辜听得整个后背都快酥成渣。

她都有理由怀疑,林安奚这是故意的了,因为刚刚林安奚这笑法,分明是他配音的第一个角色的笑法,也是她认识他的第一个角色,意义十分不同。

可是林安奚又不知道自己是通过哪个角色认识他的,可能也就是凑巧吧。宁辜胡乱安慰自己,恍恍惚惚随便拿了一瓶喝的递给林安奚。

于是,林安奚盯着她递过来的啤酒看了半天,还是没忍住笑了。

“所以,还是喝酒?”

宁辜愣了一下,有点茫然,低头看了一眼立刻反应过来,之后又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了。她手足无措地收回啤酒,匆匆忙忙转身:“呃……拿错了,我去换。”

然后,她就踢掉了她的拖鞋……还踢到了卧室门边。

脚踩在地板上冰冰凉的感觉让她有点反应不过来,这次她是真蒙了,看着被自己踢掉的拖鞋眼睛都直了,实在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踢掉它的。

她用力捏着啤酒瓶,捏到手指泛白,下意识就抬起一条腿要跳到卧室门口去捡鞋,结果跳了没两步忽然被人拉住手腕扣进怀里。先是手中的啤酒被拿走放到了就近的柜子上,接着她感觉到有人弯下来,膝弯接触到温热的手臂。

一直到林安奚把她抱到沙发上坐着了她都没有反应过来。怀抱很温暖,毛衣触感舒适,甚至让她错觉闻到了阳光的味道。

好像是一叶扁舟行于大海之上,从暴风转至晴好只需一秒,那么地不真实。

宁辜的脑子已经完全无法思考,林安奚刚刚的动作无疑是拉上她思考的阀门,她满脑子都是“林安奚抱了我,林安奚抱了我,林安奚抱了我”……

林安奚转身帮她去捡拖鞋,她下意识地叫他:“林安奚。”

林安奚回来半蹲在她面前替她穿好鞋,她眼睛都不敢眨一下,还是叫他:“林安奚。”

林安奚抬起头来看她,眉眼间满是柔和的光。随后他笑了,那个笑容在她的视线里“噼里啪啦”炸开成了一束花,晃得她头晕目眩。

宁辜跟着了魔似的,抬手就摸到了他的脸上。

对方垂了一下眼睛,又直直看着她,说:“喝酒很好,正好我也想喝两杯。”

他很快站起来,若无其事地走向冰箱:“以前在日本留学的时候,和舍友的朋友学过一点调酒,唔……”

他回过头来看了一眼还在发呆的宁辜,神情温和:“虽然秉持着做榜样的原则此时此刻我应该说小姑娘不应该喝太多酒,但不得不说,品种很多,正适合调酒。”

宁辜愣愣的。

他拿出一瓶香槟一罐可乐和一瓶伏特加,三两下调了两杯酒放到宁辜面前。

“Tea特制酒,尝一下?”

宁辜还处在发蒙的状态,迷迷糊糊就点了头,伸手拿起杯子喝了一大口,真跟喝饮料似的。

林安奚没忍住,笑了一下,拦住她还要继续灌的动作。

“后劲很足,喝慢一点。”

宁辜跟死机了一样的脑袋这会儿才回过味儿来。似乎是果酒,入口甘甜,喝到喉咙里也并不涩。

宁辜愣愣地点了点头,低头又抿了一口,果然很甜。

不知是宁辜哪个点戳中了林安奚的笑点,林安奚就那么看着她笑了一会儿,转身去冰箱拿了几块冰放进自己的杯子里。

宁辜不解:“为什么要放冰块啊?”

天不是很冷吗?

林安奚眼神很深,仿佛别有意味,他又喝了一口酒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后才又抬起头:“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个词。”

“什么词啊?”

林安奚忽地舔了舔嘴唇,轻声说道:“冰火两重天。”

宁辜傻愣愣的,显然没听懂这个词的意思,只是看着他。

林安奚也没在意,说:“这酒后劲有点足,你还是少喝一点,女孩子还是要少喝一点酒,不然不安全。”

宁辜不知道他怎么就想到这个了,傻乎乎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,就只能恍惚点头,又实在忍不住问:“那,你现在在这里,也不可以喝吗?”

也会不安全吗?

林安奚握着杯子的手指忽然就用了力,他看着她,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,仅仅是盯着她,却没说话。

良久,他像是叹了口气,垂下眼睛笑了一下:“算了。”

他走到她身边坐下:“可以喝,我在这里,就可以。”

像是觉得这句话过于暧昧,他又补了一句:“毕竟我是林安奚啊,对吧,就算是秉承着要保护好自己粉丝的原则也不能让你不安全。”

宁辜死死抿住唇,勉强没让自己笑得太放肆。

是啊。她在心里说。

因为你是林安奚啊。

她低头喝酒,好像更甜了。

不过后劲好像真的有点足啊,她都觉得自己有点晕了。她摇了摇头保持清醒,警告自己不要再干什么更蠢的事了。

两人相顾无言,都在默默喝酒,奇异的是气氛并不尴尬。

林安奚靠在沙发上看着晶莹的玻璃杯和剔透的酒,忽然轻轻说:“想到一个场景。”

宁辜:“嗯?什么场景啊?”

林安奚放下酒杯,放酒杯的过程中身体前倾,离宁辜更近了一些,他身上干净温暖的气息顿时包裹住宁辜。

宁辜再次无法思考了。

林安奚没有察觉异样,放了酒杯说:“曾经配一个角色的时候,有个场景跟这个场景很像。”说着就直接念了一句台词。

“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的存在让我觉得生活是有意义的,那我愿意等他,等到天意苍茫海石枯烂,等到我重新爱上这个世界,等到他出现。”

宁辜立刻反应过来:“《星芒》里的陈晔。”

林安奚挑眉:“嗯哼?”

《星芒》是林安奚上半年回国后参与配音的一部青春成长向动漫,在宁辜还未从林安奚回国的消息里回过神来时,林安奚给她的另一个惊喜。

林安奚在《星芒》里配音的角色叫陈晔,青春番其实看点也就那样,套路又狗血,网络上评分也不高,可她对于林安奚配音的角色却赞不绝口,因为人设足够逼真动人,经历足够感人至深,以至于这个角色她看了无数遍,也爱了无数遍。

大抵感情是真的到达极致了吧,宁辜说到跟他有关的东西时眼睛都亮了,当真如同海上星芒,耀眼灼人。

“陈晔跟他喜欢的人告白时就是说的这句话。好像……是在一个酒吧,他调了喜欢的人最喜欢的酒递给她,灯光暗下来,只能看到他眼睛里悸动的光。”

宁辜转头瞧一直在看着自己的林安奚,接下他的那句台词。

“而今,我已经等了好多年,好多年。可我相信你会出现,你终将出现。看,我等到了。”

念完又忽然反应过来,这样一说,好像就是自己在对林安奚说一样,便又一瞬间红了脸,酒劲好像被慌乱逼上来,她觉得自己都开始晕乎乎的了,慌张地解释:“那个林安奚,我不是那个……意思……”

林安奚却打断她:“我知道。”

宁辜似乎看到林安奚没有笑。

又或许是她看错了,因为下一秒她就又在他脸上看到和煦笑意。他又重复了一遍:“我知道。”

掷地有声、信誓旦旦,仿佛是一个承诺。

宁辜不知道为什么,那一瞬间忽然很想问:你知道,你知道什么呢?

不,其实你不知道。

你不知道其实这句台词她背诵了千万遍,每一遍每一遍都想念给你听,但是,从来没有机会。

宁辜低了一下头,仰头喝完了杯子里的最后一口酒。

林安奚皱眉,伸手拿过她的杯子。

“傻,酒哪能这么喝呀。”说着,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宁辜错愕的表情落在他的眼里,他却仿佛没看见,揉着她的头发揉得十分顺手。“接下来发生了什么,还记得吗?”他问。

宁辜:“……”

他问的……是那个意思吗?

陈晔跟喜欢的人告白之后发生了什么,她当然记得。

这个角色她印象很深,因为喜欢这句话,这个场景她反复看了无数次,她当然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。

陈晔喜欢的人接受了他的告白,然后,是拥抱、亲吻和不遗余力的热情。

林安奚真的是在问这个吗?为什么会忽然问这个?

宁辜的头挨着他的手,身体都僵硬了,看着他带笑意的眼,眼睛都不敢眨一下。

林安奚又说:“嗯哼?还记得?”

宁辜静默了一瞬,点了点头。

林安奚却忽然低头靠她近一点。呼吸相闻间,林安奚忽然暧昧地笑了一声:“我们,要那样吗?”

宁辜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,看进林安奚的眼睛却看到无限深沉的一往情深。

宁辜理智全无,脑子一直绷紧的那根弦直接断掉,她觉得太可怕了,这种感觉太可怕了。她眼睛都迷离了,只能茫然地问:“什……什么?”

林安奚揉了揉她的头发,并未拉开距离,笑容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:“陈晔,接下来说的台词,不是吗?在拥抱亲吻之后。”

宁辜觉得自己要死了。她一定会死的。她无法呼吸无法思考,她……她只想要,面前这个人……

林安奚无知无觉,还在说:“记得当初配这一段时真的配了好多遍,那可真是职业生涯中第一次下海啊,呻吟声是真不好配。”

宁辜:“……”

林安奚:“不过现在倒是信手拈来了,如果你想听的话现在可以现场表演一下。”

可他并没有现场表演的机会了。因为下一秒宁辜忽然握住他的衣角,用力用力握住,咬着唇望着他的样子让他实在无法忽略。

宁辜觉得自己可能是刚刚喝的酒后劲都上来了。她觉得自己的身上好像是有一团火在烧,烧得她丧失理智,她晕晕乎乎的,脑子里一团乱麻,她只能握住林安奚的衣角,仿佛抓住了最后一片慰藉。

她有点想哭,于是说出来的话都带上哭腔:“林安奚,可以吗?”

下一秒,林安奚脸上变幻莫测,他还在笑着的眼睛变得意味深长。他优雅迷人,像是美酒一般使人上瘾。

他捏了捏宁辜的脸,轻声说:“好。”

求之不得。

宁辜已经不记得她是怎么进房间的了,或许是自己进来的,也或许是被林安奚抱进来的。

她的身体里好像燃了一团火,滚烫的血液翻腾在脉搏里逼得她眼睛发涩。

不知道是怎么到了床上,宁辜跨坐在林安奚的腰上,林安奚的毛衣在拉扯间已经被脱下了,衬衣被揉皱,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,单薄的锁骨一览无遗。

宁辜的手在抖,可她还是一颗一颗地解开林安奚的衬衣扣子。她感觉自己的眼睛里好像灌满了沙,每一次眨眼都让眼睛生疼。疼意沿着血脉钻进心口,她不知怎么忽然就落了泪。

昏昏沉沉间,她感觉到好像有人轻轻摸了一下自己的脸,她在泪眼蒙眬里看到了林安奚深如子夜的眼。

林安奚十指修长,触到她的脸上略微带了点凉意,奇异般地消解了她身上的燥意。

宁辜满脸泪痕,看起来呆呆的。

林安奚帮她擦掉眼泪,轻声说:“乖,不哭了。”

宁辜怎么可能抵抗得住林安奚这样的话,理智全面弃守,扑过去抱住他,他一秒都没迟疑,抬手搂住了她的背。

后来还是林安奚主动,他将宁辜轻轻放在身下。

天已经暗下来,黑暗里看不清林安奚的表情,宁辜却能看到他眼底亮得出奇的光。

拥抱,亲吻。小心翼翼,珍之重之。

林安奚亲吻宁辜的动作温柔到了极致,如同捧在掌心的珍宝。

“乖,抱住我。”林安奚在宁辜耳边轻声呢喃。

他低下头轻轻含了含她的唇珠。

宁辜心悸了一下,疼得厉害。她几乎立刻就落下泪来,她抱住林安奚的腰,用力咬紧了嘴唇。

林安奚却轻易撬开她的嘴唇,长驱直入,温柔辗转。

“乖,再说一次刚刚的话?嗯?”

他双手撑在她的身体两侧,抚摸她的头发,轻声问着,声音低沉,状似引诱。

宁辜睁开迷蒙双眼和他对视,很轻很轻地,带着哭腔说了一句:“我们……要那样吗?”

宁辜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听错,她听到耳边传来林安奚一声长久的叹息。

宁辜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和自己最喜欢的人在一起,从来从来,哪怕是做梦都不敢想。可是现在他在自己身体里,真真切切地和自己合为一体,他的每一个动作她都能感觉到,他是她的了。

她听见自己说,林安奚,怎么办,这样我会上瘾的。我戒不掉的,怎么办呢,林安奚。她哭了出来,泪如滂沱。

那是她心底最汹涌的声音。

不想错过《他是她的药》更新?安装本站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立即下载
限时免费
上一篇: 狼狈离婚两年后霸气回归小酒轻狂小说最新章节阅读
下一篇: 喝点茶写的小说他是她的药小说全文阅读
他是她的药
他是她的药
连载中 | 言情
喝点茶
在线阅读
相关文章
最新小说
娇女致富八零年宋玉婴穿书
娇女致富八零年宋玉婴穿书
被大佬盯上以后
被大佬盯上以后
飞蛾扑火的爱情
飞蛾扑火的爱情
书宛路廷风
书宛路廷风
神医王妃太轻狂
神医王妃太轻狂
颜兮陆鸷浓浓重生文
颜兮陆鸷浓浓重生文
大秦铁骑
大秦铁骑
六皇子东方羽
六皇子东方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