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小说 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免费阅读

编辑:极品小说 发表时间:2021-01-14 15:18
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
垂丝海棠
连载中 | 古代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全文>

《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》 小说介绍

《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》主要描述了令人感动的故事,该书由垂丝海棠所作。小说精彩节选: 云蓁是被饿醒来的,她睁开双眼的瞬间脑海里就浮现出晕厥之前的状况了,那个死老太婆很好,她是第一个出手打她骂她的人,她记住了。她微微转头,看到屋里的摆设差点又晕了。一张破旧的桌子,三条板凳,床边还有个黑不溜

《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》免费试读

云蓁是被饿醒来的,她睁开双眼的瞬间脑海里就浮现出晕厥之前的状况了,那个死老太婆很好,她是第一个出手打她骂她的人,她记住了。

她微微转头,看到屋里的摆设差点又晕了。一张破旧的桌子,三条板凳,床边还有个黑不溜秋的柜子,这就是屋里仅有的家具。哦,不对,还有她身下这张摇摇欲坠的木床,好似是用几块木板搭起来的。

再看一眼屋顶和四周,不是砖瓦砌的,而是用木头搭起来的,外面的太阳还透过屋顶的茅草折射了几丝进屋。

家徒四壁,一贫如洗,这种形容词很适合这个家啊。

那个木头家竟然这么穷?难怪她刚来的时候,跟那几个村民说来租房,他们都是那种怪异的眼神了。

正在她心思百转千回时,茅草屋的木门被推开了,一个穿着补丁衣裙面若菜色的瘦弱姑娘进来了,手里还端着冒着热气的碗。

见她醒了,那姑娘将碗放到旁边的柜子上,语气里有几丝同情:“你醒了?”

“嗯,谢谢你们相救。”云蓁盯着她看了一眼,这姑娘容貌与那个木头有几分相似,应该是他家人了,长得很清秀,只是瘦得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走。

“不用谢,刚熬了点粥,你起来喝点吧。”对方弯腰扶了她一把。

云蓁确实很饿了,坐起来后揉了揉干瘪的肚子,扬起一抹清浅的笑容,感激道:“谢谢你。对了,我叫云蓁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对方将碗递给她,嘴上在回答:“我叫韩青梅,带你回来的人是我大哥韩木笙。”

“哦。”云蓁应了一声,接过她递过来的粥,一碗清汤寡水里飘着几粒米和几片菜叶,这还真是她吃过最清淡的粥了。这个家庭如此贫困,能给她准备吃的就不错了,她没得资格挑剔,端着碗咕噜咕噜几口就喝完了。

等她喝完,韩青梅接过空碗,问道:“还要点吗?”

云蓁点了点头,这两日都只吃了一个馒头,这粥虽然很稀,可菜叶的味道很清香,喝到肚子里暖融融的很舒服。

等她再喝了一碗,将碗放到旁边的柜子上,这才继续说话:“我看你身高都和我差不多,可能年纪也相差不大,我直接叫你的名字,可以吗?”

韩青梅点了点头,拉了条破旧板凳在旁边坐着,扯了扯嘴角:“那我也直接唤你名字了。”

“可以,叫我云蓁就行,云朵的云,草木茂盛的蓁字。”云蓁自我解释了下自己的名字,这是她爸爸给她取的,她环顾了四周一圈,突然问了一句:“青梅,现在几点了?”

韩青梅不解:“几点?”

“哦,就是什么时辰了?”云蓁解释了下,看来她日后要开始学着适应这里了。

“刚好未时初。”

云蓁揉了揉太阳穴,脑子在转动,未时就是现代的下午一点到三点,看来她这一晕又睡了好几个小时了。

她正要开口说话时,门外传来一道脚步声,眨眼间一个面黄肌瘦的小少年跑了进来。他好奇的看了一眼坐在床上的云蓁,然后警惕的往外面看了看,关上房门,从衣袖下掏出一个布包递给韩青梅:“二姐,刚刚大哥去砍柴的时候捡了几个野鸡蛋,他让我拿回来煮着吃。”说完,他还滚动了下喉咙。

韩青梅看着野鸡蛋的眼睛也亮了,接过布袋,打开一看,有七个鸡蛋,露出很灿烂的笑容:“青竹,我们等会儿晚上就煮着吃。”

“好。”小少年咧嘴笑了,是从内心里发出的欢笑。

有鸡蛋吃就高兴成这样,在云蓁看来是不可思议的事情,见他们姐弟俩高兴,还是插话问了一句:“青梅,这是你弟弟吗?”

韩青梅将布包包了起来,给她介绍:“嗯,我们家兄弟姐妹四人,大哥你已经见过了,他多年前征兵去打仗,前几天才回来。我是家里的老二,下面还有一对双胞胎弟弟,青竹是小弟,还有个大弟,叫青枫,现在跟大哥砍柴去了。”

那个木头果然是上过战场的军人,她的眼光还是准的,云蓁又问了一句:“你们爹娘呢?”

她这一问,姐弟俩原本的笑脸刹那间就没了,韩青梅低着头回了一句:“爹娘都死了。”

云蓁喉咙一堵,这不跟她小时候一样嘛,父母双亡,大哥还在外面打仗多年,难怪家里的日子过得这么差,她有点尴尬:“抱歉啊,我不知道你们爹娘都去世了,我不是故意要问起你们的伤心事。”

“没,没事。”韩青梅抿了抿嘴,再次扯了扯僵硬的嘴角。

不问她家里的事情,那可以问下其他人,云蓁坐直身板,眯着双眼问:“青梅,之前我刚来这里,那个嘴巴很臭,还拿扫帚打我的死老太婆是谁?”

韩青梅紧了紧手里的布包,声音有几分无奈:“是我们祖母。”

“什么?”云蓁微惊,她还想去找对方麻烦呢,是他们这救命恩人的祖母,那她还要不要去找?难不成就这么忍下这口气了?

“家里我爹最大,爹去世后,祖母将娘亲和我们赶到这边来住了,她跟二叔三叔两家住在隔壁的大屋子里。四年前娘亲去世后,我们大房就被分出来了,就只分了这两间茅草屋。”韩青梅将家里的情况跟她说了下。

她这番话透露的消息很明显,云蓁虚眯着双眼,眉心也皱了起来,“这么说你们爹娘去世的时候,你们姐弟三人还都是个孩子,又没有大哥护着,那死老太婆就将你们扫地出门了?”

韩青梅嚅了嚅嘴巴,没有说话,意思很明显。而旁边的韩青竹脸色很黯然,还有几分气愤。

云蓁很是同情他们,可这是他们韩家的家务事,她一个外人没资格去插手。虽然这个家穷困破烂,可总归是有个栖身之所,暂时还是得住在这里才行。

她摸了摸胸口衣襟里的小荷包,这可是方秀姑两口子所有的家当,好像说是一两多银子,也不知道够住多久,只得先打探情况:“青梅,我从县城跟着木头,哦,就是你大哥过来,是想在你家租房子住段时间,等身体好些再离开,你看我在你家住三个月,得多少钱?”

韩青梅皱了皱眉头,对于这件事她还是有些警惕和抗拒的,她始终都记得李郎中说过的话,没有回答,反问她:“云蓁,你怎么不回家?”

云蓁摸了摸后脑勺,跟她说实话:“青梅,我跟你说实话,其实我是脑子受伤失忆了。昨天早上被一个戏班在河边上救起,然后跟着他们辗转了一路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,后来他们嫌弃我病重,丢弃在城里的医馆。医馆里的大夫也嫌弃我,下午又被丢到城中那破庙自生自灭,晚上又被一对人贩子盯上,差点被他们给卖了,今天早上才逃出来。脑子受了伤,我只记得自己的名字,其他的暂时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
韩家姐弟俩都一脸懵逼,脸色愁苦,她这也运气太背了。

韩青梅沉默了下,还有点尴尬道:“云蓁,你,你身体很差,村里的郎中说你中了毒,恐怕,恐怕……”

云蓁知道她的意思,不在意的笑了笑:“我知道,城里医馆的老大夫也说我活不了多久,最多活到二十岁。你们放心,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,现在虽然很弱,可一时半会儿死不了的。我也不会在这里常住,短期住几个月,等身体稍微好些后就走。”

短时间住上几个月倒是没问题,韩青梅心里是同意的,不过现在大哥回来了,自然要听他的意见,只道:“云蓁,这件事我得问过大哥才行,他才是一家之主。”

“好。”云蓁点了下头,心里也在腹议,那个木头应该会同意吧,不过那么冷漠的人,或许会将她赶出去也说不定呢。

韩青梅转头对小弟说道:“青竹,你现在去问问大哥的意见。”说完,还背着云蓁不着痕迹的给他使了个眼色。

韩青竹明白,应道:“好。”

等他走后,云蓁又跟她在屋里闲聊起来,跟她打听这里的情况。

从韩青梅的口中得知这里是大武王朝太和县靠山村,大武王朝是华夏历史上不曾出现过的国家,云蓁此时已经确定这是在架空时代了。也从她口中了解了些韩家的事情,毕竟以后很有可能要在这里暂住,基本的人物关系还是要弄懂才行。

韩家世代都居住在靠山村,老韩家在村里是个大户,韩青梅爷爷辈好几个兄弟都住在村里,韩氏一族将近有百来口人,其他姓氏的也有好几百人,靠山村是个大村庄。

韩青梅的爷爷韩铁柱在五年前去世了,他和那个尖酸刻薄的老太婆赵氏育有三儿一女。长子韩福庆,也就是韩木笙的父亲,与妻子贺氏育有三儿一女;次女韩福芳远嫁去了临县;老三韩福平娶高氏,育有两儿一女;最小的儿子韩福安娶宋氏,育有一儿两女,韩福安还是家里唯一的童生,宋氏也是赵氏娘家亲姐的女儿,沾亲带故着。

韩福庆也是在五年前去世的,是在建隔壁的大房子时,小弟韩福安失手将木头砸在他头上,就这样砸死了。韩老头受了刺激,没过多久就跟着去了。而赵氏一向偏心,最不喜长子,最喜欢小儿子,这件事她还偏帮着韩福安,接下来还不停的磨搓长媳贺氏。

贺氏四年前大冬天被逼着去河边洗小叔子一家人的衣服,然后落水淹死了,后来还是老韩家其他的长辈出面才办了简单的丧事。父母基本上都是被祖母叔叔给逼死的,韩青梅姐弟三人都是亲眼所见,对隔壁住的亲人是恨之入骨。

他们年纪小,分家的时候除了这破烂的茅草屋,什么东西都没得到就被赶出来了。祖母泼辣凶悍,两个婶子都不是善茬,村里其他的旁支长辈有心想要帮一把也无能为力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,实在看不过眼就背着送点粮食蔬菜。

就这样靠着大家的帮助,还有隔壁村舅舅表兄的帮忙,他们姐弟三人才活下来。现在韩木笙回来了,他们也算是有个主心骨了,现在姐弟三人的日子也有些盼头了。

不想错过《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》更新?安装本站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立即下载
限时免费
上一篇: 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垂丝海棠在线阅读-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全文免费阅读
下一篇: 重生八七之学霸风华by垂丝海棠在线阅读
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
嫁给克妻大佬后我暴富了
连载中 | 古代
垂丝海棠
在线阅读
相关文章
最新小说
天才三宝爹地快跑
天才三宝爹地快跑
败家少奶奶今天离婚了吗
败家少奶奶今天离婚了吗
医世圣手
医世圣手
猎场狂徒
猎场狂徒
兵王归来
兵王归来
叶峰跪在一座孤坟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
叶峰跪在一座孤坟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
号令天下
号令天下
浴血战尊
浴血战尊